网站内容
爱心代孕

南昌代孕 > 爱心代孕 >

豪门儿媳代怀孕8周想打掉孩子,婆婆听完她原因
来源:http://www.0797edu.com  日期:2019-09-05

  1

  杨茜洗完澡从卫生间里出来以后,潘泽还坐在卧室里打着游戏,客厅里的灯没开,漆黑黑的一片,只有卧室那里才能依稀见得潘泽屏幕上闪烁的光芒。

  洗澡前,杨茜就已经把客厅打扫完了,自己早上明明已经给他备好了饭,可是潘泽中午还是叫了外卖,还洒了一地,杨茜什么也没说,只是跪在地上擦了很久,才把地板上已经渍住的汤汁擦洗干净。

  “游戏打完了?”杨茜笑着回头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旁的潘泽,“赢了没?”

  “那当然,也不看看你老公是谁。”

  潘泽打了一个大大哈欠,打了整整一天的游戏,让他的精神着实萎靡的厉害,他斜靠在椅背上,然后把手轻轻的搭在了她的肩上,闭着眼睛贪婪得嗅着杨茜身上那阵阵的清香。

  “哦,对了,我爸今天给我打电话了,说物业费给咱两交完了,还有前天吧,我妈说我没工作,怕你一个人累着,还给你卡里打了点钱,你回头看看收没收到。”潘泽挑起杨茜的一缕头发,然后放在手心里不停的把玩着,他看上去极没有精神,说话也是想到哪里说到哪一般,没有丝毫的头绪。

  杨茜低着头,听着潘泽的话,也只是傻傻的应着,潘泽的话很多,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堆,杨茜等了很久,一直等到潘泽说话停顿的间隙,她才忍不住低声唤了一句:“潘泽……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潘泽乖巧蹲在了杨茜的身旁,他双手搭在杨茜的腿上,满脸的疑惑。杨茜用手使劲的摸了摸潘泽的脸,眼底闪过了一丝疑虑,可最终她还是笑了笑:“没事,天不早了,让你早点睡。”

  潘泽低声应了一下,眼底尽是灿烂。

  入了秋,早晚温差很大,等到杨茜做完了自己第二天要带的饭,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,杨茜顺着门瞥了一眼,潘泽还没有睡,想来还是在打游戏,她在餐厅里坐了很久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不远处放着的自己的包。

  她到底还是没有勇气告诉潘泽,她今天去医院了,而那份B超单子也一直藏在了她的包里。

  那是一张崭新的A4纸,上面写着:

  单体活胎,孕早期, 8周+2

  2

 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,杨茜请了一个假,她打了一个电话,把方蕾约了出来。

  方蕾、杨茜、潘泽都是大学同学,方蕾更是杨茜的同寝好友,毕业以后,舍友分崩离析,失联颇多,最后还有联系的也还是只有她们两个人而已。

  方蕾还和以前一样,风风火火的,屁股刚坐下,就开始吐槽杨茜选了一个什么破地方,连个停车的地方都没有。

  杨茜笑着望着方蕾,一直等到她那嘴停歇了,才慢吞吞的告诉她,说自己代怀孕了。

  “我去,可以啊,牛X啊,看来潘泽婚后生活看来没少挨累啊。”

  方蕾一脸呆呆的看着杨茜而后赶忙的跑到了杨茜的身边,用手轻轻的揉着杨茜的肚子,一脸的坏笑。

  “滚蛋,多大个人了,还没个正形。”

  杨茜笑骂了一句,而后抬起头看着方蕾,眼底闪过一丝忧色:

  “其实,我没打算要这个孩子。”

  方蕾有些愣愣得看了一眼杨茜,而后有些愠怒,她有些疑虑,却不敢说,只能试探性得问道:

  “为什么啊?你两感情多好啊,怎么,潘泽那小崽子出轨了?”

  “没,没有,别瞎说,我就是有点担心。”

  杨茜垂目,方蕾则一直静静的看着她,她握了握杨茜的手,而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:

  “你跟你说,你可想好了,这可不是小事,你跟潘泽说过了吗?”

  杨茜抬起头望着方蕾,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眼眶深红。

  潘泽和杨茜大一的时候就谈起了恋爱,用方蕾的话说,大学四年,夹在他们两个中间,自己就是一个大灯泡,明亮宛若太阳。

  杨茜生得漂亮,潘泽的家境很好,大家都说她们两个是男“财”女貌,毕竟刚毕业就能在省城全款买房买车的人还是太少了,而且还是160平使用面积的大房子。

  “自从他毕业那年创业失败以后,他就再也没有上过班,每天就是窝在家里打游戏,我公婆也不管,只是按时打钱,我们两个可以就这么一辈子过去了,可是我的孩子呢?我拿什么给她?”

  杨茜压低着声音,即使面对着好友,此刻她也不敢抬起头来,她生怕看到一个质问的眼睛,生怕连她都认为自己作。

  “我觉得,你还是要跟潘泽商量一下。”望着杨茜伤心的样子,方蕾只觉得自己心里压抑得很,她拿起杯子刚想喝一口,靠到了嘴边,却也还是放下了。

  “以前在学校的时候,我总觉得他很成熟,做设么事都很有想法,可是现在,我才发现,我们两个其实都还是孩子,他受一点挫折,就一蹶不振,试问,两个孩子又怎么能再担负起另一个孩子呢?蕾蕾,我真的很怕。”

  杨茜抬起头望着方蕾,满面只有不安与畏惧,方蕾突然有些语塞,平日那样能说会道的她,竟然找不出一个词来安慰自己的好友。

  杨茜告诉方蕾,今天约她出来,原本是打算让她陪自己去流产的。

  方蕾笑了,她说,她才不会去,她还没结婚,不想这么早就见证这些事情,说这晦气,容易影响自己的桃花运。

  之后一连几天,杨茜的内心都备受煎熬,期间她给自己的妈妈打了一个电话,可是当电话响起的那一刻,她一个字都不敢说出来。

  杨茜以为等到抽到空闲了,自己去偷偷做个人流,神不知鬼不觉,这事就算了解。

  可终究,还是纸包不住火。

  有一天晚上,杨茜回家的时候,很意外的发现潘泽居然不在家,等到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,却发现潘泽坐在沙发上正拿着自己的手机,一脸怪异的望着自己。

  潘泽问她:

  “你,是代怀孕了吗?”

  3

  潘泽告诉杨茜,自己想要查点东西,可是手机找不到了,正巧杨茜的手机就在一旁,他打开百度,刚要打字,却发现搜索记录里满满的都是与人流有关的信息,在那一刻,潘泽懵了。

  他问杨茜:“你当我是什么?这么大的事情,你就自己解决了事了?我可是孩子的父亲!”

  杨茜低着头,不敢吭声,头发上为擦干的水滴在地板上,发出极为清脆的声音。

  那一晚,难得潘泽没有去打游戏,他收拾好了包裹,告诉杨茜,他给她时间,现在他回爸妈家呆几天,希望杨茜自己能想明白。

  临走前,他指着杨茜的鼻子说:“如果你敢打掉孩子,咱两就离婚。”

  潘泽走了,门关得很响,“砰”得一声,犹如炸雷,炸在了杨茜的心底,荡起了阵阵的泪花。

  杨茜委屈,她想不明白,那一晚她就一直坐在地上,嗷嗷的哭着,哭得是那样的撕心裂肺,她给方蕾打了一电话,她说:“潘泽不要我了,真的,是我错了吗?”

  电话那头是一阵的沉默。

豪门儿媳代怀孕8周想打掉孩子,婆婆听完她原因

  4

  第二天,潘泽是被她妈妈拎着耳朵送回来的。

  进屋以后,潘泽妈妈直接拉着杨茜进了卧室,关上了门,她问杨茜:“你怎么想的?不用管潘泽,跟妈说。”

  杨茜不敢吭声,低着头,不停地揉搓着自己的衣角。

  而潘妈妈也不着急,只是陪着杨茜坐在床边,静静得看着她。

  可是没过一会儿,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,潘泽站在门口,怒不可遏的叫喊着:“妈,跟她废什么话啊,她就是作,我跟她说了,她要流掉孩子,可以,离婚!”

  潘泽的话犹如一颗颗钢钉,重重的砸进了杨茜的心里,豆大的泪珠再次忍不住的滴落了下来,吧嗒吧嗒的落在了她的手背上。

  潘妈妈凑了过去,伸手把杨茜搂紧了怀里,而后转头冲着潘泽怒吼了一声:

  “滚出去!”

  潘泽一脸惊愕的看着潘妈妈,一时间竟然呆愣在那里,手足无措,潘妈妈顿了一下,而后又喊了一声:

  “我说,让你滚出去,说离就离,你当婚姻当成了什么?儿戏吗?”

  潘泽摔了门出去了。

  潘妈妈则告诉杨茜:“是我把他惯坏了,对不起。”

  5

  杨茜告诉潘妈妈,自己刚认识潘泽的时候,他就像一抹光,照耀着自己整个心房。

  那时候的他们,没有生活的负担,没有家庭的琐碎,眼前只有爱情和对于婚姻的企盼,那时候的潘泽真的很上进,好像没有他办不成的事,好像没有他完不成的任务,不论是辅导员还是学校领导,关系他都能处理游刃有余。

  自己就像是潘泽的一个小迷妹,眼睛望向他时,他浑身都在散发着闪光点。

  他好像真的无所不能,有时候杨茜挂了科,潘泽都会死皮赖脸的找到那科老师,为她划出所有的知识点,为她缩小复习范围。有时候杨茜回寝室晚了,寝室锁门,潘泽总能变着法的骗开寝室阿姨的大门,目送着她安全的回寝。

  那是一份心安,那是一种天塌下了,都会有人为自己撑住的安全感。

  潘泽告诉杨茜,他就是杨茜的小超人,为她遮风挡雨,为她铺平生活中所有的困苦。

  所以当大学毕业前夕,潘泽求婚的时候,她义无反顾的答应了。

  那时候的杨茜,对于未来,眼前尽是光明。

  可是,一场生意的破碎,让潘泽彻底一蹶不振,他已经一年多没有上班了,整天在家里就是打游戏,无所事事,当年那个顶天立地的潘泽突然不知道去了哪里,这让杨茜感到一阵的恐惧。

  杨茜告诉潘妈妈:“我从来都没想过离婚,我真的离不开他,可是,我还没有做好一个当妈妈的准备,潘泽也没有,我不知道这个孩子生下来以后,我们的生活会是怎样,对于未来,我感到一阵的恐惧。”

  潘妈妈抿着嘴听完了这一切,等到杨茜说完,她紧紧的搂住杨茜,跟她不停的道歉,她说:

  “以前,我和孩他爸说过,自己不愿争气,旁人怎么说也不会醒,我们就想着等到潘泽自己想明白,可是我们却忘了你的感受,真的对不起。”

  潘妈妈搂着杨茜楼了很久,而潘泽在门口一直站着,他垂着个脑袋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只是他的双手由一开始的紧握到后来的慢慢松开,最后瘫了那里,他把自己整个后背都靠在了墙上,整个家里便只有杨茜那嘤嘤的哭泣和潘妈妈不断的劝慰。

  潘妈妈临走前狠狠得踹了潘泽一脚,潘泽委屈极了,他抬头看着自己的妈妈,一脸的哭丧,而潘妈妈则恨不成钢的告诉潘泽:“明天就给我滚去上班去,再敢打游戏,电脑都给你砸了。”

  潘妈妈走了,走的时候,她还意味深长的看了潘泽一眼,而潘泽就在那里站着,杨茜坐在床上,两人未曾对话,潘泽一脸的凝重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杨茜的脑子里回想的却都是潘妈妈临走前跟自己说得最后一句话。

  她说:

  “我的儿子拜托给你了,我的孙子也拜托你了。”

  6

  第二天,当杨茜走出卧室的时候,她才发现,原来他们两个人都是彻夜未眠。

  潘泽问杨茜:“我真的有那么让你失望吗?”

  杨茜望着潘泽那熬得通红的双眼,凝噎了。她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能站在那里,宛若一座雕塑。

  潘泽扶着沙发努力想要站起来,可是盘了一夜的双腿早已发麻,他试了两次才晃晃悠悠的勉强站住。

  杨茜问他:“你要去哪?”

  潘泽没有回答,只是拿起了包,背上了行囊。

  杨茜又问他:“你是不要我了吗?”

  潘泽还是没有回答,只是前进的脚突然顿了一下。

  最后,杨茜死死的看着潘泽的背影,又问了一遍:“真的是我太作了吗?”

  这一次,潘泽彻底定住了,他回头望了一眼杨茜,百感交集,却又还是拉开了门,大步卖了出去。

  杨茜望着那扇红色的大门,心里只感觉到万分的绝望。

 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觉得一阵恶心,她想吐,可是什么也吐不出来。

  她只能无助的趴在地板上,望着地板上倒映着的自己的脸,千百遍的质疑着自己的决定。

  7

  杨茜到底还是去了医院,那天,也是杨茜听到“你确定吗?”最多的一天。

  方蕾不放心,虽然嘴上硬,到底还是跟她去了,接诊的是一个岁数偏大的老大夫,她认认真真的看着杨茜,死死得盯着她,望了好久,她一连问了好几遍,杨茜也由最开始的笃定变成了怀疑。

  杨茜去缴费的时候,方蕾跑到医院外面,给潘泽打了一个电话,电话里,方蕾气急败坏的将潘泽大骂了一通,她告诉潘泽:“杨茜敏感,容易没有安全感不是一天两天了,你们相处了四年,结婚了两年,你比任何人都要明白杨茜,这个脆弱的女人,是你娶的,没人拿刀逼着你,当初你死乞白赖的跪在人家面前求她嫁给你的时候,你就应该要做好承担这一切的准备。”

  方蕾骂的很大声,引起了路人纷纷的注意,可是方蕾不在乎,在电话的最后,她跟潘泽说:“老娘为你两,现在跟个泼妇是的在外面骂街,让人跟看猴是的看着,你要是再不过来,老娘活剐了你!”

  潘泽到底还是来了。(小说名:《唯爱一生》,作者:辰璐。禁止转)

专业的网站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南昌代孕服务中心